35年改革開放,成就了中國今天“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西裝”的奇跡。昨天,新華社發文稱,面對新一輪改革,中國需破解“發展與轉型”、“政府與市場”、“公平與正義”三大關口。
  >>“發展與花店轉型”關
  亟待破機車借款傳統增長模式束縛
  2013年秋冬之交,揮之不網路行銷去的霧霾再度肆擾中國。
  今年6月,發支票貼現酵於銀行間的“錢荒”現象,將隱藏在中國經濟背後的地方債務激增、房地產泡沫等風險問題放大,暴露出更多中國經濟轉型必須直面的痛處。
  “這些問題,與地方追求GDP的政績觀有關,暴露出傳統增長模式的弊端,經濟增長缺乏內生動力。”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張斌說。
  近幾年,地方政府公司化趨勢明顯,不少地方打著推進城鎮化旗號搞造城運動,政府經營城市,土地拍賣“地王”頻出,房價越調越高……
  儘管中央提出“不以GDP論英雄”,但不少地方領導口頭上講轉變發展理念,實際上走的還是投資為主、追求GDP高增長的老路,喜快憂慢。
  發展與轉型,宛如拉動中國經濟騰飛的“雙翼”,只有找到二者間的“黃金平衡點”,在發展中壯大經濟穩住就業,在轉型中提升經濟質量和效益,才能確保增速“換擋”期的中國經濟行穩致遠。
  >>“政府與市場”關
  用政府“減權”換取市場活力
  如何理清政府和市場的界限,用政府權力的“減法”換取市場活力的“加法”,這是處在深水區的中國改革必須跨過的難關。
  當前,我國行政審批事項依然過多,少數地方、部門設置審批、許可的隨意性大,程序不規範,束縛了企業、公民參與經濟活動的積極性,容易出現權錢交易等腐敗行為。
  不僅如此,如果政府對市場經濟的主體不能一視同仁,也會束縛社會資本的活力。
  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是支撐國民經濟的兩大支柱,但占中國企業總數九成以上、總量突破千萬家的民營企業發展仍面臨諸多障礙。
  “一些政府部門過度干預經濟的背後,存在部門利益的驅動。”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說,少數政府部門的這一傾向已成為與民爭利的根源。
  隨著新一輪行政體制改革開啟大幕,推進國務院機構改革、取消下放數百項行政審批事項、實行公司註冊資本“零門檻”、叫停公款考察性出訪、大力度反腐倡廉……今年諸多改革釋放出調整利益動真格的攻堅信號。
  觸動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。曬“三公”經費細賬、推官員財產公示、減並政府機構、打擊貪污腐敗……面對一個個“硬骨頭”,改革期待進一步突破。
  >>“公平與正義”關
  讓發展成果更公平惠及人民
  近一段時間,養老金改革成為社會爭論的焦點。除了養老金缺口巨大引發社會擔憂,更多爭論是針對雙軌制帶來的社會不公。各界期待新一輪改革能推進這一問題的解決。
  歷經35年改革開放,中國解決了物質短缺,提高了百姓物質生活水平,但教育、醫療、社會保障等公共產品的短缺成為社會發展的新矛盾。城鄉二元關係更導致一系列起點不公平問題。
  當今,中國約2.6億農民工已成為城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但戶籍、就業、社保、子女就學等一道道“門檻”,卻令他們不能與城裡人享有同等教育、醫療、社保以及就業機會。
  財富分配不公引發的貧富差距問題,也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一大隱患。
  中國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說,要破解這一難題,只有通過體制機制改革,堵住導致收入分配扭曲的一系列制度漏洞。
  “中國社會過去的一致性正在向多樣性轉化,特別是個人主體意識的崛起,在推進社會進步的同時,也加大社會治理難度。”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說。
  實現公平正義,是發展的活力源泉與社會和諧穩定的基礎,也是中國在社會轉型期必須跨過的關口。
  今年以來,國家出台了一系列保障起點公平的改革舉措,提高重點高校招收農村學生比例;推進公平市場準入;營造公平的就業環境……傳遞出促進權利公平、機會公平、規則公平的改革方向。
  實現公平正義,傳遞著中國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目標——讓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廣大人民。
  學者:中國的“黃金”要靠改革挖
  公共產品短缺是問題也是機遇 利益鏈成改革最大阻力
  被寄予改革厚望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9日在京舉行,知名改革學者遲福林用三個“轉型”概括他的期待:經濟轉型、社會轉型、治理轉型。遲福林表示,中國有“黃金”,要靠改革挖掘。
  >>談轉型
  政府向服務轉型很期待
  中國(海南)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指出,轉型改革已成為未來衡量中國發展前景的焦點問題。未來幾年,中國的轉型改革若有突破或重要突破,將換來10到20年的可持續增長。
  遲福林表示,目前中國的經濟轉型到了一個關節點,社會轉型到了一個臨界點,治理轉型也到了一個關鍵點。
  經濟體制改革應以理順政府與市場關係為重點,激發市場活力,從而使我們的發展方式轉變有實質性突破,從過去主要追求GDP轉向追求公平可持續發展。
  經濟和社會的轉型,都依賴於政府的轉型。遲福林主張改變政府主導,轉向追求市場主導下政府的有效作用,而非政府主導下市場的有限作用。
  >>談經濟
  公共產品短缺問題突出
  遲福林說,過去35年改革,最大的成功在於基本解決了13億人的吃飯問題,從以溫飽為目標的生存階段,上升到以人的自身發展為重要追求的發展性階段。人們的需求結構也隨之發生了重要變化。以溫飽為目標的私人產品短缺問題基本解決了,百姓開始更多地追求好的教育、醫療、就業、消費環境和發展環境,公共產品短缺的問題突出了。
  新的短缺折射出需求與低水平公共產品供應之間的不平衡。然而,這種變化也引發了新的市場社會需求,成為發展、進步的動力。“經濟、社會、治理的轉型一定要適應改革開放35年後社會需求結構變化的大趨勢,這樣不僅能將13億人的消費需求釋放出來,而且能夠解決我們今天面臨的很多問題。”他說。
  “中國有‘黃金’,靠什麼挖掘?改革!”遲福林說。
  >>談阻力
  利益鏈成改革最大阻力
  回顧1978年開始的改革開放,既是實踐先鋒又是智囊代表的遲福林用“背水一戰”來形容改革的迫切性。經過十年動亂的中國,國民經濟已處於崩潰的邊緣,改革因此擁有良好的共識基礎。
  “今天,改革遇到的最大阻力是利益鏈。利益鏈不打破,改革無法推動。”他說。政府是公共利益的代表,但由於改革滯後,部門利益、行業利益、地方利益,以及官員利益和自身權利扭合在一起的現象越來越普遍,形成體制機制性腐敗的重要根源之一,也成為民眾不滿的一個焦點。
  “打破利益這個鏈條對改革的束縛,成為我們今天改革和35年前改革最大的不同。”遲福林說。
  本版均據新華社
  □述評
  法治是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
  黨的十八大為我國政治發展道路與政治體制改革描繪藍圖:必須繼續積極穩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,發展更加廣泛、更加充分、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。必須堅持黨的領導、人民當家做主、依法治國有機統一……一年來,從加強立法工作的科學化、民主化,到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;從人民有序參與國家事務的手段不斷豐富,到全體公民學法遵法守法用法的自覺性進一步增強。
  十八大報告提出,法治是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。
  “要依法公正對待人民群眾的訴求,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。”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現行憲法公佈施行30周年大會上鄭重承諾。
  一年來,集中糾正冤案,廣受群眾認可。浙江張氏叔侄強姦案、河南李懷亮涉嫌故意殺人案、蕭山出租車劫殺案的糾正,成為各地法院加強公正司法、提高司法公信力的真實寫照。
  一年來,依法懲治貪官污吏,深得黨心民心。薄熙來案、劉志軍案公開審判,劉鐵男、李達球、倪發科等相繼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,彰顯了黨中央加大懲治貪腐的力度與決心。
  一年來,加強執法規範化建設,回應群眾新期待。公安部出台公安民警決不允許面對群眾危難不勇為,決不允許酗酒滋事,決不允許進夜總會娛樂的“三項紀律”。司法部召開會議,要求依法公正辦理法律援助案件,為當事人提供符合標準的法律援助服務……
  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馬懷德說,司法的特點,是公正理性的審理,獨立客觀的裁判。面對“扎堆”出現的熱點案件,利用法院官方微博及時發佈庭審信息、針對群眾關切加強解疑釋惑、裁判文書網上公開,通過加大公開透明的力度,確保判決的公正,樹立起法律的權威和司法機關的公信力。  (原標題:新一輪改革需破“公平正義關”)
創作者介紹

長夾

dr16drmzz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